他媽頭🍅

请了解一下Tc树和信传!
头像是弟家的美媒(?)
❤封面是弟家传播组❤
🍅我4喜欢弟家传媒的酷毙紫番茄🍅
cn他妈头/依杨/十一,
我永远喜欢传媒学!!!!
是传媒信传过激派!!!!!!
请吃信传!!!!!(别理)

KT树了解一下我们就是永远的朋友

↓扩列走这里↓
851504539


严重的同担拒否
和严重的cp洁癖

是一个感叹号很多的!!
很容易激动的傻逼!!!!

© 他媽頭🍅 | Powered by LOFTER

[KT树]我们仍未知道六班杀T到底和树状老师是什么关系(三)

是甜品站群内的接文,来玩呀!我是丢人第三棒!!
大家都太棒啦!!✨
下一棒可爱哩哩 @恶臭奶酪






对,今早天气良好,阳光明媚蓝天白云空气清新小鸟叽喳叫,高温持续35℃不降。

举个例子,坐在窗边的NK上课走神抬头往外边随意多瞟一眼就感觉自己要被刺眼白光闪瞎,强度效果媲美午休时分操场上手牵手头挨头肩膀靠肩膀的散步小情侣给人带来的直观视觉感受。

多完美的天气多完美的午间锻炼时间呀,全校最猛篮球队杀T队长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么个折磨人的好日子。他在篮球队员们的一片哀嚎声中心情大好地一口就把手里的绿茶饮料灌下了半瓶,果断决绝地把小兔崽子们吼着打发了开去做准备运动。

当然——队长也不是闲着没事儿干的,认真尽责的杀T当然会认真尽责地指挥训练…等等,队长呢,队长人去哪了?队员们怎么在自由活动呢???

不远处杀T抹了把被太阳晒出来的汗盯着手里还未被阳光晒暖的绿茶出了神,队员叫他喊他都一丝未入耳。其实他自己都疑惑自己最近几天怎么天天都买绿茶喝呢……这茶哟,颜色翠绿,捧在手里是微凉清新的触感,但放在阳光底下却透着柔和的光,入口清冽不算甘甜,但总能让运动过后浑身燥热的队长平静下来,就像那个总是站在窗口往下看的笑吟吟的人…………啊呸,呸呸呸,不去锻炼队员在这儿东想西想嘟嘟囔囔些什么呢,绿色是健康的颜色对视力好喜欢这颜色超正常的他一点儿别的想法都没有,杀T同学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不过他想到这儿就不经意地要往楼上瞟。可惜离得太远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人影的来回走动。杀T吸吸鼻子挠了挠自己的一头乱毛,脑子里浮现出来的却是那个私藏了成千上万学生老师出丑照片人见人怕的树状主任……不不,他想得可不是那些照片或是筹划着要复仇如何如何,他脑子里冒出来的是那张无论怎么盯着看怎么从左往右从上到下细细地瞅都令人赏心悦目的360°无瑕疵笑脸——他带着这样的笑容、轻轻地拍了拍这个曾经以为自己一无所长,蹲在体育场中央淋着细雨抱头苦恼的杀T已经湿透的肩膀,用他未曾仔细听过的,温柔地能掐出水的音调,对他说——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天整个黑下来了看起来像要漏一大盆子水泼下来啊贼他妈恐怖!!!!!”

一声凄厉尖叫划破天空打断了杀T的思绪,熟悉的音调来源于代买归来的4989。杀T呸了声抬头一看,哎哟我草这还真一下子暗得跟老天爷要睡午觉打着哈欠熄了灯一样,黑不溜秋的看着要出大事。杀T暗叫不妙刚要喊队员快进建筑物里去不要淋着雨,风就呼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呼啦啦啦啦把他要喊的话全数都压了过去。

卧槽,完了,台风来了,躲不过了。我还没有牵过树状老师的手,我不能就这么倒下。

杀T脑子里嗖得冒出来这么句话,然而他马上疯狂摇头想把这句心理活动甩到风里呼啦啦啦啦啦吹走,哪有那么严重啊!!不,不不不不还是挺严重的淋感冒了就不能来学校了,来不了学校就不能……啊呸呸呸呸呸呸呸!!!天都一副要塌下来的样儿了想什么呢!!!!!!!

“喂呼呼呼呼呼!!!!!你们呼呼呼呼几个小子!!!快呼呼呼呼点往教学楼呼呼呼呼呼呼里跑!!!!!!”

杀T的声音在强风里断断续续的连不成句,被天色惊到怔在原地的队员们勉勉强强听清了队长的吼声,顶着风艰难地往教学楼的方向冲。

队长拉起最后一个队员的时候淅淅沥沥的雨点已经掉在地上逐渐积起了水。杀T知道这雨马上就会随着风势越来越大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于是他沉默了,他手足无措了,就跟他犯了错站在门外罚站,本来啥都不服骂骂咧咧,一看到熟悉的身影朝自己踱步而来,立刻低头认怂偷偷摸摸瞅着矮他一点的树状时一样慌乱,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杀T…杀T同学,听见我说话了吗…?”

低头蹲在体育场中心的杀T突然发现自己头顶的雨声变得远了,哗啦啦啦一概浇洒在他的头上肩膀上的雨变成了一只好看的手。那只手揉了揉他湿透的头发蹭了蹭他脸颊边缓慢滑下的雨水,然后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动作流畅自然如行云流水。杀T惊愕地抬起头,一双温柔的眼眸撞进了他的视野里,也正式地撞进了他的心里……不然那颗心怎么会砰咚砰咚一下子跳得那么快呢,他想。

他急忙踉踉跄跄地站起来,那个时候的他还用不着去特意低下头看树状。他还怕挨骂,结结巴巴支支吾吾地要解释自己旷课的原因。可他却没有等来一顿责骂或是处分的通知单——树状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平整的纸巾给呆愣住的杀T擦掉了他两颊至脖颈边的雨水,然后他温温和和地开了口。杀T只感到周边的时间仿佛都为这一刻停下了,雨点不再噼里啪啦地落下,树叶也不再沙哑地发出声响。树状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反复回荡,平复了原本波涛汹涌的浪,却在已经归于平静的湖面上如同打水漂般激起一个个小小的涡,缓慢地汇聚到湖的中央漩呀,漩呀,跟着生出的情愫掉落到湖底里去了,捞都捞不起来。

“先来我的办公室歇一会儿吧,把雨水都擦擦干净。”

他这么说。杀T从没有如此仔细认真地看过这位主任平日里让人闻风丧胆的笑,他笑得真是好看,杀T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种仿佛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美好。于是他动动手指,又咽咽口水,手足无措起来。那时的树状眨了眨眼睛,用安抚的语气接着说了下去,

“…可不能感冒啦,杀T同学。不管怎么样、我相信着,而且一直在努力着的你也要相信……”

杀T被瓢泼的大雨猛地淋得一个激灵,思绪却还没有从曾经的自己身上回到现实世界的台风中来。身边的惊呼声不绝于耳,杀T定了定神,抹掉了颊边的一把雨水,拉着身边的后辈就要往前冲,在这一刻他听见了教学楼方向传来的并不明晰的喊叫声,

“树…树状……”

那喊叫声把雨幕一点一点地撕裂开来,杀T这回能听得真切了。那声音直直地贯入了他的耳朵,似乎是学生会的成员在声嘶力竭地唤着那个名字——

“——树状!!树状老师!!!!!”

杀T的眼前慢慢浮现出一个清晰的轮廓,那抹绿色的影子与这大雨格格不入,但他实在是一个称职的负责任的教师,他沉稳而冷静,动作果断又利索。杀T看到他有条不紊地把几把深色的伞迅速塞进篮球队员们的手里,让他们赶快跑回楼里去擦拭身体,然后朝着自己奔了过来。他最先望见了那双熟悉的褐色眼睛,他们在雨幕里并没有变得模糊不清。

于是杀T恍惚之间又把过去和现在重叠在了一起。那时的树状忽的收起了手里的伞,杀T这才发现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下了,名为彩虹的稀罕玩意儿挂在云间。但那时的他没有什么闲情雅致去观赏天边美丽的色彩,因为他眼中更为珍贵的事物就静静地立在他的面前……好像有水珠停留在树状老师轻颤的睫毛之间,亮晶晶地闪着柔和的光——他接着说,

“……相信一切都会如你所愿,因为彩虹是很好看的,而且这雨呀……”

树状已经跑到了杀T的面前,迅速把伞撑开交给一边的队员让他握紧了千万别松手,一边拍醒了怔在雨里的杀T。他总算是回过了神,彻底地看清了面前熟悉的脸。这张脸大概是由于已经被雨彻底地冲刷了一遍而略显苍白,但是他与平时在课上在学生大会上在检查风纪时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笑容,令人心暖。

杀伤性T接过了他手里的最后一把伞。

回忆里的树状笑弯了眉眼,他伸出食指点了点杀T的胸膛继续说了下去,那话语轻盈如羽般触碰到了少年柔软的内心,好像要让他永远铭记于心而直直地贯穿他了的灵魂——



“总会有停下的那一天。”



伞在头顶嘭地被撑大,嘴角弯起的熟悉弧度近在眼前。





————

评论 ( 7 )
热度 ( 29 )